<ruby id="hnct9"><table id="hnct9"><ol id="hnct9"></ol></table></ruby>
  • <progress id="hnct9"></progress> <nav id="hnct9"></nav>

  • <dd id="hnct9"><noscript id="hnct9"></noscript></dd>

  • <span id="hnct9"><output id="hnct9"></output></span>
      中國農業機械化科學研究院主頁
      為積極貫徹執行中央、國務院、國資委和國機集團關于加強黨風建設和反腐倡廉的有關文件要求,按照我院黨風建設和反腐倡廉工作部署,進一步完善我院黨風建設和反腐倡廉工作,廣泛宣傳教育和營造廉潔文化范圍,現開設"黨風建設和反腐倡廉"專題網頁。

      索要商業機會交他人經營獲利后收受好處怎樣認定

      作者: 來源: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        典型案例

        甲,A局黨組書記、局長。乙,B國有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。2018年到2020年,B公司承建了A局的某項建設工程項目,工程承建期間,甲想利用對B公司的制約關系,撈取一筆好處費。為達到掩人耳目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,甲提出讓其特定關系人丙為B公司供應鋼材,乙同意。丙因自身并不經營鋼材,遂從市場中尋找到鋼材供應商丁,讓其來為B公司供貨。丙負責聯系發貨、催收貨款,并聯系承運人送貨,由于每批鋼材需按要求截短后才能進場,丙還聯系了承攬方進行切割加工,并找到廠房暫時儲存鋼材,運輸費、加工費、倉儲費等均由丁承擔。丁明知為B公司供貨系有領導打招呼的結果。丙與丁約定,銷售利潤的70%歸丙所有,丙通過此種方式,在短短兩年內獲利數百萬元。丙的上述行為均與甲共謀為之。

          分歧意見

        本案對甲的行為應如何定性,有兩種不同意見。

        第一種意見認為:甲利用職務便利為丙承接業務,丙將其轉讓給丁后,自己也參與經營并獲取利潤分成,可認為甲在為丁謀取利益的同時,也為丙謀取了利益。其中,丙為特定關系人,丁為非特定關系人,甲在為丁謀取利益后未收受對方財物。根據黨紀處分條例第九十五條的規定,可認定甲違反了廉潔紀律,但不構成受賄。

        第二種意見認為:甲利用職務便利為丙承接了業務后,丙因自身并非供貨商,又將該商業機會轉讓給丁,實際是甲利用職權為丁在承接業務上謀取了利益。丙并未實際參與經營,其所獲取的銷售利潤,實質是甲利用職權為丁謀取利益的對價。丙是甲的特定關系人,相關行為是兩人共謀的結果,故對甲、丙應以共同受賄論處。

          評析意見

        本案中,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,具體分析如下:

        一、甲利用職務便利從B公司為丙承接的業務實質上是一種商業機會

        本案中,B公司承建了A局建設工程項目,甲利用擔任該局黨組書記、局長的職務便利,前期為B公司在工程項目承包、施工等方面給予了幫助,后期該項目在工程維修協調、工程量簽證和質量確認、工程款結算和支付等方面仍需由甲審核把關。甲的職權對乙以及B公司形成了直接有效的制約。甲通過這種制約關系,為丙承接到了向B公司供應鋼材的業務,其實質是利用職權向乙索取的一個商業機會(這里是為丙量身定做虛增的一個交易環節,使丙實際上作為B的代理具有了采購權,從而為其創造了牟利的機會和空間)。如果甲向乙直接索取財物,無疑應認定為受賄,但這里的商業機會本身只是一種預期能夠產生收益的機會,尚未轉化為現實財物或財產性利益,故這一階段不能認為甲收受了乙的賄賂,甲尚不構成受賄。

        二、客觀上甲利用職務便利為丁謀取了不正當利益

        本案中,甲利用職務便利通過乙為丙承接了向B公司供應鋼材的業務后,丙又將這一業務轉讓給丁,讓丁成為了B公司的真實供貨商,間接地使甲為丁在承接業務上謀取了利益。本案中,在丙找到丁供貨并告知甲后,甲主觀上明知是為丁謀取了利益,丁雖不知道實際利用職權為其謀取利益的人是甲,但明確知道是丙認識的領導打了招呼,故其將銷售利潤的70%都給了丙。一般情況下B公司采購鋼材需通過公開招標、競爭性談判、詢價等方式進行,但丁未經上述程序直接承接到了向B公司供應鋼材的業務,其實質是甲利用職務便利間接地為丁謀取了競爭優勢,侵害了市場上潛在的其他鋼材供應商公平競爭的機會,違背了市場交易公平、公正原則,應認定為謀取了不正當利益。本案的不同之處在于,是丙主動找丁,而非受丁請托為其謀取了不正當利益。但無論哪一方主動,直接還是間接,客觀上都可視為甲利用職務便利為丁謀取了不正當利益,且丁對此也明知。

        三、丙獲取的70%利潤,實質是甲利用職務便利為丁謀取不正當利益的對價

        本案中,丙表面上看似參與了經營管理,實際卻無相關資質,沒有資金投入,不承擔經營風險,所從事的并非實質性的商業經營活動。雖然在丁向B公司供應鋼材的過程中,丙也從事了聯系發貨、催收貨款及找人運輸、倉儲、加工所供鋼材等活動,但在上述活動中,丙所簽合同實質是在丁的授權下,作為丁的代理人與他人簽訂的一種代理合同,其效力直接歸屬于被代理人丁,丙無需承擔經營風險,故其所從事的這些活動并非商業經營活動。故丙獲取70%的銷售利潤無合法依據,其實質是甲利用職務便利為丁謀取不正當利益的對價。綜上,甲與丁權錢交易的特征明顯,丙所獲取的70%銷售利潤是甲、丙共謀后向丁索要所得,故甲與丙構成共同受賄。需要說明的是,關于運輸費、倉儲費、加工承攬費,因雙方事先約定了這方面的費用由丁支付,丙實際也是將這些費用支付給了運輸人、保管人、加工承攬人,因此上述費用不計入受賄數額。此外,考慮到丙在此過程中也確實從事了類似一般業務員的工作,可以參照丁公司類似崗位員工的勞動報酬,在計算受賄數額時對這部分予以扣除。(江蘇省蘇州市紀委監委 鄒洪凱 夏華龍)

      中國農業機械化科學研究院 紀委
      中國農業機械化科學研究院 紀委辦公室
      中國農業機械化科學研究院 院務工作部
      Copyright©CAAMS, All Rights Reserved 2011.10.31 V1.1
      国产av永久精品无码
      <ruby id="hnct9"><table id="hnct9"><ol id="hnct9"></ol></table></ruby>
    1. <progress id="hnct9"></progress> <nav id="hnct9"></nav>

    2. <dd id="hnct9"><noscript id="hnct9"></noscript></dd>

    3. <span id="hnct9"><output id="hnct9"></output></span>